dnf史诗 – 《最终幻想15》为何能起死回生?制作人田畑端答疑解惑

《最终幻想15》为何能起死回生?制作人田畑端答疑解惑

   你知道《最终幻想15》已经制作了10年之久吗?它为何屡次跳票濒临死亡又如何起死回生的呢?带着这些疑问,dnf史诗 英国知名的游戏记者Simon Parkin亲赴史克威尔艾尼克斯东京本部,采访了《最终幻想15》田畑端和其研发团队来答疑解惑。dnf史诗

   在职业生涯初期,田畑端就曾被迫承认过错误。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田畑端加入特库摩(Tecmo)几周后的一天,性情古怪的公司创始人柿原彬人将所有员工叫到办公室。他很愤怒,原因是媒体对公司推出的新款FC游戏《未来战士》(Rygar)评价不高。开发人员忘记在游戏里加入一个存档系统,评论家们抱怨说,为了保存游戏进度,他们不得不让游戏机通宵工作。

田畑端

   那时田畑端还在念大学,但他和特库摩其他员工一样被命令造访日本所有主流游戏零售商店的总部——柿原彬人还要求员工在抵达每一家零售店总部后下跪道歉,并承诺下一款游戏的质量将会好得多。田畑端回忆说,那实在太“苛刻”了。

   那段有伤尊严的经历,也为田畑端监制《最终幻想15》做了准备。《最终幻想15》的研发已经持续了十年,期间一直受各种问题困扰,其中很多都是前人遗留下的。

   今年8月份,田畑端坐在摄像镜头前录制了一段视频,就《最终幻想15》的又一次延期发售向零售商和粉丝们致歉。像这样的跳票可能会激怒玩家,但更会对广告商、零售商等支持主流游戏发售的企业群体产生更明显的后果。田畑端认为,开发者在做游戏时应保持谦逊姿态,而不是自吹自擂,因为开发大作风险极高,稍有错误就可能导致团队士气跌落到低谷。

   在田畑端公开道歉一个月后,我拜访了田畑端和他的团队。办公室内部氛围就像马拉松的最后冲刺阶段,工作人员似乎有些疲倦,不过都因为距离目标越来越近而士气高涨。

   “当你投入如此漫长的时间做一款游戏,如果它在发售时都还只是半成品,你肯定接受不了。”《最终幻想15》的艺术总监长谷川朋广说。他在野村哲也监制《最终幻想15》时就是团队的一名成员。“虽然我们必须毫无保留地向计划被打乱的零售商道歉,但这额外的几个星期确实对我们有帮助。”

   办公室有很多小房间,灯光明亮,整齐有序地摆放着许多办公桌。大家都在敲打着键盘。有的工作人员对游戏中冒险的随机点进行测试,有的在调试代码。一些广告模型围着他们——这些广告是为地铁车厢墙设计的。在他们旁边摆着一批宽屏黑板,粉丝们在黑板上用银笔写满了鼓励的文字。

Square Enix业务二部在东京新宿区的办公室,图为《最终幻想15》的一个模型

   一个侧板上放着根据《最终幻想15》世界地图制作的模型,用别针标记了游戏中主要城镇的位置,另外还有经过仔细绘制用于显示地形的微型山脉。办公室墙上挂着一个黑框,里面放着一只多脚蜈蚣标本——根据题字说明,那只蜈蚣是2012年12月他们在千叶捕获的,同时也是《最终幻想15》中遍布乡村的一种怪物的灵感来源。

   与任何一款大型游戏一样,《最终幻想15》让开发人员付出了许多。他们曾通宵达旦地工作,受到重复性肌肉劳损等健康疾病困扰,与家人的关系也受到影响。他们对此倾注了所有精力与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